|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历史 > 民勤历史

民勤历史

关键词:历史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民勤在线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http://
  • 感谢 mqlyj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19178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 

民勤历史

 

   位于甘肃河西走廊东端的民勤县是一块沙漠绿洲。这里曾是连接东西方文化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。其历史源远流长,从两汉时的设郡立县,到明清时的移民屯田,无不展现出中国历史各个时期的风貌。
一、先秦时期
今民勤所在的河西走廊,在距今六亿年以前的远古时代,还是一片苍茫的古海洋。后随地壳隆起,演变为祁连古陆。在距今约七千万年以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中,祁连山区急剧上升,形成了绵延千里的祁连山脉。山脉以北的东部地带,形成了现代民勤盆地。祁连山森林茂密,冰川连绵,源源不断的雪水汇入盆地,聚为湖泊。草原与湖泊构成了辽阔而美丽的民勤绿洲。
原隰底绩,至于潴野。”[1]《史记·夏本纪》作:原隰底绩,至于都野。”[2] “都野泽在武威县东北[3]。(武威)县在姑臧城北三百里[4],东北即休屠泽也。古文以为猪野也。
《尚书》和《史记》的许多注家认为,《禹贡》、《史记》的上述记载,其大意是大禹治水到了潴野都野。也有人认为,潴野是古部族名,该民族生活在今石羊河流域,因以部族名作了地名。史料有限,难以考实,但这至少说明了在遥远的古代,先民们就在民勤进行着开发和建设。

沙井文化是中国西北甘肃地区青铜时代文化较晚的一个支系,因公元1924年首次在民勤境内沙井子发现而得名,分布于河西走廊永登、古浪、民勤、永昌、张掖等地。其时代大致相当于西周中期至春秋晚期。各地遗址发掘出各种器物、房址、窖穴和城址、墓葬等。陶器多为夹砂红陶,器形以单耳或双耳的圜底罐和桶状杯较为典型。石器有斧、刀、镞、网坠、环,制作比较粗糙。铜器较多,包括刀、镞、及各种式样的装饰,特别是带翼的铜镞,制作相当进步,与周代的极为相似。铁器有铲、锥、锸等生活用具或生产工具,表明该文化体系已进入较发展的社会阶段。同时也发现了为数不等的卜骨,说明当时的人们信奉宗教,举行祭祀。
民勤境内具有一定代表性的沙井文化遗址有三处:柳湖墩遗址、火石滩遗址和小井子滩遗址。
柳湖墩遗址位于县城西南十六公里的沙漠中,今遗址已多被沙丘埋没。自公元1923年瑞典人安特生发掘以来,陆续出土有石斧、带孔石刀、夹砂粗红陶器等生产和生活用具。公元1963211日,柳湖墩遗址由甘肃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1981910日,省政府又重新予以公布。火石滩遗址位于县北西渠镇大坝村东,其中心在今大坝渠北岸紧靠白茨湾沙漠的地方。北距镇政府驻地约四点五公里。遗址地面暴露有沙井文化类型的夹砂粗红陶片、石斧、石刀以及铜簇等物。小井子滩遗址位于泉山镇团结村西北约二点五公里的沙漠中,暴露于地面的遗物有夹砂粗红陶片和部分石器残片、双孔石刀等,遗址今多为流沙覆盖。
沙井文化的特质和人类种属,从出土的遗迹可以断定有异于中原系统。永昌蛤蟆墩墓葬出土的弧背小刀,带有鄂尔多斯式铜刀的特征。许多以各种动物纹样为题材的装饰品,具有匈奴文化特征。榆树沟墓葬的鹿形饰、草帽状圆牌饰、带銎动物头饰均似匈奴文化中同类器物。这说明沙井文化与匈奴族有着密切的关系。也有学者依据其分布和所处的时代推测,其先民可能属于活动在河西走廊一带的古月氏部族[5]
二、秦汉时期
1.
秦朝
秦朝,今民勤为匈奴休屠王的领地,王庭置于休屠城。
秦、汉之际,河西为月氏所居,势力强盛。公元前209年,匈奴冒顿单于即位后,历经多次征战,于汉文帝前元四年(前176年),派右贤王击败月氏占领河西,同时向东征服了东胡族,河西走廊遂为匈奴所有。月氏人大部西迁后,他们在河西地区的故地被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部落占领,并将一部分部落迁居于此,设立了统治机构。今民勤一带是休屠王的领地。休屠王在谷水(石羊河)中游拥有大片牧场,并在谷水西岸筑休屠城,作为王庭[6]
2.
西汉
西汉,今民勤属凉州刺史部武威郡辖制,郡治武威;境内有武威、休屠、宣威三县。是为境内立县之始。
西汉初年,汉方与项羽相距,中国罢于兵革,以故冒顿得自强,控弦之士三十余万。”[8]匈奴不断侵扰河西地区,占领许多地方,并驻重兵,对汉朝西部构成严重威胁。久经战乱的汉王朝无力反击,被迫以和亲和进贡的方式换取暂时安宁。但匈奴数和亲,而常犯约,贪侵盗驱,长诈之国也。反复无信,百约百叛。”[9]经七十余年休养生息,汉王朝逐渐强盛。元狩二年(前121年),汉王朝决定断敌右臂,张国臂掖,使票(骠)骑将军去病将万骑出陇西,过焉耆山[10]千余里,得胡首虏八千余级,得休屠王祭天金人[11]。其夏,票骑将军复与合骑侯(公孙敖)数万骑出陇西、北地二千里,过居延(今甘肃境内山丹河),攻祁连山,得胡首虏三万余级,裨小王以下十余人。”[12]河西战役使强盛一时的匈奴从此失去了河西这块膏腴之地。《西河故事》云:匈奴失祁连、焉支二山,乃歌曰:亡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;失我焉支山,使我妇女无颜色。’”

   西汉凉州武威郡
[7]
匈奴一年内连遭两次打击,其秋(前121年),单于怒昆邪王、休屠王居西方为汉所杀虏数万人,欲召诛之。昆邪、休屠王恐,谋降汉,汉使票骑将军迎之。昆邪王杀休屠王,并将其众降汉,凡四万余人,号十万。汉得昆邪,则陇西、北地、河西益少胡寇,徙关东贫民处所夺匈奴河南地[13]、新秦中[14]以实之,而减北地以西戍卒半。”[15]霍去病将昆邪王及休屠太子金日磾送至长安,武帝封昆邪王及亲信数人为侯,将匈奴部众置于陇西(今甘肃临洮一带)、北地(今甘肃东北部及宁夏东部)、上郡(今陕西榆林一带)、朔方(今内蒙古自治区及陕西省的一部分)、云中(今内蒙古自治区境内)五郡故塞之外。自浑(昆)邪王降,而金城、河西西并南山至盐泽空无匈奴。”[16]汉武帝临终时,选拔顾命大臣,令金日磾助霍光辅佐少主,此为民勤人在中央任重要职务的第一人。

为了彻底断绝匈奴与西羌的通路和联系,捍卫边关和丝绸之路的安全,汉朝自元狩二年(前121年),在河西设郡立县,并采用设防、屯垦、移民等措施,不断充实、加强建设河西。列四郡,据两关,保证了丝绸之路的畅通。河西地区从此正式归入汉朝版图。之后,汉朝开始在河西移民实边,戍守生产。
武威郡,故匈奴休屠王地。武帝太初四年(前101年)开。莽曰张掖。户万七千五百八十一,口七万六千四百一十九。领姑臧(今凉州区)、张掖(今凉州区张义堡)、武威(今民勤县城东北约一百里处)休屠(今武威城北六十里处)、揟次(今古浪县境内)、鸾鸟(今凉州区西北)、扑擐(今古浪县西北)、媪围(今景泰县芦阳镇)、苍松(今古浪县境内)、宣威(今民勤县城西南约二十余里处)等十县,郡治(首府)武威县[17]。辖地相当今甘肃黄河以西,武威以东及大东河、大西河流域地区。王汉为第一任太守。
汉武帝元封五年(前106年)分天下为十三个刺史部(州),即十三个监察区,每部派一刺史(汉成帝时更名为州牧),甘肃属凉州刺史部。凉州刺史部辖八郡[18],略当今甘肃全省、宁夏西南部及青海东部地。
宣威县,元鼎六年(前111年)置,取宣耀威力之意。《水经注疏》杨守敬[]“(宣威县)汉县属武威郡,后汉、魏、晋在,后《魏志》误作宜盛。为武安郡治。在今镇番县南。
休屠县,太初三年(前102年)置,以匈奴故地休屠泽得名。《汉书·地理志》载:休屠,莽曰晏然。都尉治熊水障。北部都尉治休屠城。
”[19]
武威县,太初四年(前101年)置[20],取国威雄武之意。

民勤归汉,迎来了历史上第一次农业大开发,由原来单一的游牧民族,过渡到多民族逐渐融合;由以畜牧业为主的经济形式,变为农牧业并存的经济形式。
3.
新朝
新朝,今民勤属张掖郡辖制,郡治武威;境内置武威、晏然、宣威三县。
公元8年,王莽篡政,改武威郡为张掖郡[21],改休屠县为晏然县[22]。民勤境内有武威、晏然、宣威三县。
4.
窦融割据
窦融割据时期,今民勤属武威郡辖制,郡治姑臧;境内县治不变。
公元25年(建武元年),张掖属国都尉窦融,被酒泉太守梁统、敦煌都尉辛彤、张掖都尉史苞、金城太守厍钧、酒泉都尉竺曾等人推为行河西五郡大将军事,割据河西五郡,任梁统为武威太守。同年,刘秀称帝,建都洛阳,东汉建立。窦融等欲归附东汉,但因金城以东到天水一带被隗嚣隔阻,未能实现其愿望。公元29年(建武五年),窦融遣刘钧奉书至洛阳,表示归附之意,光武帝遂授窦融凉州牧。武威郡治姑臧,下辖十三县,除领西汉时十县外,又增鹯阴(今甘肃景泰县境内)祖厉(今甘肃靖远县东南),显美(今甘肃永昌县)三县。
公元37年(建武十三年),光武帝召窦融进京,任大司空,参与朝政,河西地区尽归东汉。
5.
东汉
东汉,今民勤属凉州刺史部武威郡辖制,郡治于西汉末由武威县迁至姑臧县;境内仍置休屠(复西汉故称)、武威、宣威三县。

    东汉凉州武威郡
光武中兴,命并省郡国,设凉州刺史部,辖陇西、汉阳、武都、金城、安定、北地、武威、张掖、酒泉、敦煌等十郡;张掖、居延两属国。凉州刺史治汉阳陇县(今甘肃张家川回族自治县)”[23]。汉献帝时,迁治冀县(今甘肃甘谷县南)[24]
《后汉书·郡国志》载:东汉武威郡:十四城,户万四十三,口三万四千二百二十六;姑臧、张掖、武威、休屠、揟次、鸾鸟、朴擐、媪围、宣威、苍松、鹯阴(故属安定)、显美(故属张掖)、左骑千人官。武威郡治由武威县迁之姑臧。
汉建安十八年(213年),撤裁凉州,以其诸郡并入雍州,即是时不置凉州,自三辅拒西域,皆属雍州。魏文帝即王位,初置凉州,以安定太守邹岐为刺史。”[25]
三、魏晋时期

1.
曹魏
魏国,今民勤属凉州武威郡辖制,郡治姑臧;境内置宣威、武威二县。

    三国景元三年(262年)凉州武威郡
三国曹魏黄初元年(220年),魏国复置凉州,任安定太守邹岐为凉州刺史,邹岐被凉州土豪拒之门外,曹丕又任张既为凉州刺史。张既后,温恢、孟建、徐邈、王浑历任凉州刺史。凉州刺史皆持节领护羌校尉。
凉州辖武威等七郡,州治武威姑臧,地域包括今兰州以西,内蒙古西部,新疆东部,河西走廊全部和青海、宁夏南部地区。武威郡治姑臧,辖显美、姑臧、宣威、武威、揟次、苍松、鹯阴、祖厉八县。武威县部署护羌校尉。宣威、武威二县在今民勤境内。
三国时各地战乱,甘肃境内也有战争,但凉州总体安定。徐邈任凉州刺史期间,调和胡汉矛盾,打击豪右,大兴水利,广开水田,募民耕种,移风易俗,凉州出现了家家丰足,仓库盈溢的繁荣景象。
2.
西晋
西晋,今民勤属凉州武威郡辖制,州郡治均在姑臧;境内置宣威县。

    西晋凉州武威郡
公元265年,司马炎篡位,西晋建立,建元泰始。晋袭魏制,永宁元年(301年),凉州迁治武威郡姑臧县。《水经注》引《地理风俗记》:“……凉州,以其金行,土地寒凉故也,迁于冀,晋徙治此。《后汉书·窦融传》引《西河旧事》:凉州城,昔匈奴故盖臧城,后人音讹名姑臧。
《晋书·地理志上》:献帝时,凉州数有乱,河西五郡去州隔远,于是乃别以为雍州。末又依古典定九州,乃合关右以为雍州。魏时复分以为凉州,刺史领戊己校尉,护西域,如汉故事,至晋不改。统郡八,县四十六,户三万七百。

武威郡治姑臧,辖姑臧、宣威、揟次、苍松、显美、骊靬、番禾等七县,户五千九百[26]

西晋永宁元年(301年),安定(甘肃平凉市)人张轨以护羌校尉、凉州刺史身份出任河西。不久,中原大乱,避难之国唯凉土耳”[27],于是州郡避乱者纷至凉州。张轨为安置这批人口,上表请合秦雍流移人于姑臧西北,置武兴郡,统武兴、大城、乌支、晏然、新鄣、平狄、司监等县。”[28]其中襄武一部、晏然、大城大部在今民勤境内,包括蔡旗、扎子沟、重兴堡、昌宁堡等地。是时,今民勤地分属武威郡和武兴郡辖制。
自汉以来,河西地区已是文化极盛之地,文人学士大量涌现。张轨出牧凉州,安置流民,保境安民,安定社会,发展农业生产,促进商业流通,提倡儒学,兴办文教,选拔人才,为河西的地主阶级创造了保存和发展自己家族和家学的有利条件,从而吸引了不少中州人士流向河西。
四、十六国时期
十六国时期(304年~439年),凉州武威郡先后归属于前凉、前秦、后凉、后秦、南凉、北凉、北魏等政权。
1.
前凉
前凉,凉州实为张氏割据,今民勤名属东晋凉州武威郡辖制,郡治姑臧;境内置宣威县、祖厉县(系张轨收祖厉人在汉武威县侧近别置)。

    前凉凉州武威郡
前凉(314年~376年),十六国之一。
建兴二年(314年),张轨卒,州人推(张)寔摄父位……都督凉州诸军事、西中郎将、凉州刺史、领护羌校尉、西平公。”[29]适逢永嘉之乱,为保据凉州,建兴二年(314年),张寔建号永安,建都姑臧,但仍效忠晋室,除张祚外,均以晋朝的刺史或州牧自居,接受晋的封号,长期使用晋愍帝的建兴年号,史称前凉。
太兴三年(320年),寔既遇害,州人推茂(张寔弟)为大都督、太尉、凉州牧,茂不从,但受使持节、平西将军、凉州牧。”[30]
太宁三年(325年)张茂卒,茂无子,骏(张寔子)嗣位……愍帝使人黄门侍郎史淑在姑臧,左长史泛祎、右长史马谟等讽淑,令拜骏使持节、大都督、大将军、凉州牧、领护羌校尉、西平公。”[31]“张骏分武威、武兴、西平、张掖、酒泉、建康、西海、西郡、湟河、晋兴、广武合十一郡为凉州。”[32]张骏在位二十二年。

张骏子张重华以永和二年(346年)自称持节、大都督、太尉、护羌校尉、凉州牧、西平公、假凉王[33]张重华在位十一年。其子张耀灵继位。
张耀灵伯父张祚暗害张耀灵,自称大都督、大将军、凉州牧、凉公。永和十年(354年)。祚纳尉缉、赵长等议,僭称帝位,改建兴四十二年为和平元年,赦殊死,赐鳏寡帛,加文武爵各一级,追崇曾祖轨为武王,祖寔为昭王,从祖茂为成王,父骏为文王,弟重华为明王。立妻辛氏为皇后,弟天锡为长宁王,子泰和为太子,庭坚为建康王,耀灵弟玄靓为凉武侯。”[34]张祚篡立三年而亡,张耀灵弟玄靓自号大都督、大将军、校尉、凉州牧、西平公,赦其国内,废和平之号,复称建兴四十三年。”[35]
兴宁元年(365年),张玄靓叔父张天锡率众入禁门,潜害玄靓,宣言暴薨,时年十四。”[36]张玄靓死,张天锡自号大将军、校尉、凉州牧、西平公。太和初,诏以天锡为大将军、大都督、督陇右关中诸军事、护羌校尉、凉州刺史、西平公。
”[37]
东晋太元元年(376年),前秦苻坚遣其将苟苌、毛当、梁熙、姚苌派兵攻凉,凉王张天锡兵败出降,前凉政权灭亡。前凉从张寔到张天锡四代九传,有国六十二年。

张轨后代张寔、张茂、张骏、张重华等统治凉州,励精图治。前凉国力达顶峰时,统辖三州二十二郡,以姑臧为都城,疆域东达秦岭,西跨葱岭,北至居延,南到河湟,占有今甘肃、青海、新疆、内蒙古四省区的大部分土地,成为当时北方地区除后赵之外最大的政权。
2.
前秦
前秦,今民勤属凉州武威郡辖制,州郡治均在姑臧;境内仍有宣威、祖厉二县。

    前秦凉州武威郡
前秦(350年~395年),十六国之一,氐族苻健所建,建都长安(今陕西西安),盛时疆域东至海,西抵葱岭,南控越巂,北极大漠,东南以淮、汉与东晋为界。后为羌族姚苌的后秦所灭。历六代六主,有国四十五年。
前秦灭前凉,坚以梁熙为持节、西中郎将、凉州刺史,领护西羌校尉,镇姑臧。徙豪右七千余户于关中。”[38]梁熙任凉州刺史近十年(376年~385)
在这段时间里,苻坚在汉族士人王猛的辅助下,兴利除弊,振兴纲纪,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借以巩固对河西的统治。一是将以张天锡为首的前凉豪族望姓和旧臣七千余户,强制迁住长安、关中一带安置;二是对前凉统治集团分化瓦解,任用一些前凉旧臣在苻坚政权和河西地区任职;三是选派一批前秦官员任河西州、县长官以强化统治。公元382年,苻坚又命将军吕光进驻西域。基本统一了北方地区。
3.
后凉
后凉,今民勤仍属凉州武威郡辖制,州郡治均在姑臧(今甘肃武威凉州区);境内仍有宣威、祖厉二县。
后凉,十六国之一(386年~403年),氐族吕光所建,建都姑臧,盛时有今甘肃西部和宁夏、青海、新疆各一部,历二代四主,有国十八年。

    后凉凉州武威郡
苻坚统一北方后,于太元八年(383年)春正月命吕光率兵七万、铁骑五千,进军西域。光下焉耆,破龟兹,西域三十余国陆续归附。肥水之战后,前秦趋于瓦解。太元十年(385年)三月,吕光率兵载物,引大僧人鸠摩罗什东归。前秦凉州刺史梁熙以兵五万拒于酒泉,九月,吕光击败梁熙军,杀前秦凉州刺史梁熙,入据姑臧,自称凉州刺史,凉州郡县均降吕光。
太元十一年(386年),吕光自称凉州牧、酒泉公,建都姑臧,史称后凉。公元389年改称三河王,公元396年自称天王,国号大凉。公元399年光病亡,太子吕绍继位。不久,光庶长子吕纂杀绍自立。公元401年,光弟吕宝之子吕隆又杀纂自立。吕隆以南凉、北凉不断侵逼,内外交困,于公元4037月逼迫请降于后秦姚兴,后凉遂亡。
后凉初建时,国势颇盛。但立国不久,境内各族便纷纷割据,建立政权。后凉与四周各族政权频繁交战,势力渐弱。吕光死后,诸子争立,互相杀夺,百姓饥馑流亡,死亡大半。至灭亡前夕,姑臧城谷价斗值五千文,民人相食,饿死十余万人。国境除姑臧外,仅存昌松(今甘肃武威凉州区南)、番禾(今甘肃永昌)二郡之地。”[39]
4.
后秦

后秦,今民勤仍属凉州武威郡辖制,州郡治均在姑臧;境内仍有宣威、祖厉二县。
后秦(384年~417年),十六国之一,羌族姚苌于公元386年所建,国号大秦,建都长安(今陕西西安)。
义熙十二年(416年)二月,后秦主姚苌病亡,其子姚兴继位后,重用汉族士人尹纬,招民垦荒,整饬吏治,使后秦达到极盛时期。姚兴死后,诸子争权,内乱迭兴。晋安帝义熙十三年(417年),东晋大将刘裕率众攻破长安,后秦亡,历三代三主,有国三十三年。
东晋元兴二年七月(403年),姚兴灭后凉,以吕隆为镇西大将军、凉州刺史,留姑臧。时姑臧谷价踊贵,斗值钱五千文,人相食,饿死者十余万口,城门昼闭,樵采路绝,百姓请出城乞为夷虏奴婢者,日有数百。隆惧沮人情,尽坑之,于是积尸盈于衢路。”[40]吕隆向姚兴请求东迁,率万余人东至长安。经此大难,武威、武兴二郡元气大伤。姚兴以王尚为凉州刺史,率兵三千镇守姑臧。
5.
南凉时期
南凉,今民勤属凉州武威郡辖制,州郡治均在姑臧;境内仍置宣威、祖厉二县。

    南凉凉州武威郡
南凉(397年~414年),十六国之一,河西鲜卑族秃发乌孤所建,建都乐都(今属青海),盛时控有今甘肃西部和宁夏一部,历三主,有国十八年。
秃发即拓跋的异译。汉魏之际,拓跋氏的一支由酋长统率,从塞北迁到河西,史称为河西鲜卑,在此居住约两个世纪,部众渐盛,除畜牧业外,兼事农业。至秃发乌孤时期,河西鲜卑以廉川堡(今青海民和西北)为中心,势力不断发展,初附后凉吕光。公元397年乌孤与后凉决裂,自称大将军、大单于、西平王,次年改称武威王,公元399年迁都乐都(今属青海)。乌孤死,弟利鹿孤继立,徙都西平(今青海西宁)。公元401年改称河西王。公元402年利鹿孤死,弟傉檀继位,改称凉王,又迁回乐都。公元404年因后秦强盛,秃发傉檀向姚兴称臣。姚兴灭后凉,因凉州不便控制,乃署傉檀为凉州刺史,入镇姑臧。
公元408年,傉檀与姚兴决裂,复称凉王。从此为了与邻国争夺河西走廊的领导权而连年征战。先是夏出兵侵犯南凉北边,杀掠人畜,傉檀追击败归,南凉受到致命打击。后傉檀率五万骑兵攻打北凉,又大败而归。只得放弃姑臧,于公元410年迁还乐都。北凉既得姑臧,又数次进围乐都。南凉农牧业生产无法正常进行,连年不收,上下饥弊。公元414年傉檀铤而走险,率七千骑西掠吐谷浑乙弗部,西秦乘机袭取乐都。七月,傉檀降于西秦,南凉亡。
南凉穷兵黩武,不断与四周诸国作战,借以掳掠人口和财富;并将被征服地区的各族人民强制迁徙到其统治中心和军事要镇。利鹿孤时,虽曾设立学校以教胡、汉大臣子弟,但收效甚微,取士拔才,必以弓马为先。
6.
北凉
北凉,今民勤属秦州武威郡辖制,州郡治均在姑臧;境内仍置宣威、祖厉二县。
北凉(401年~439),十六国之一,卢水胡酋长沮渠蒙逊所建,建都张掖(今甘肃张掖西北),后迁姑臧,盛时控有今甘肃西部、宁夏、新疆、青海各一部,历两代二主,有国三十八年。
公元397年,后凉进攻西秦失败,吕光杀从征的沮渠罗仇兄弟,罗仇侄蒙逊遂以会葬为名,与诸部结盟起兵反抗吕光,并与从兄男成推后凉建康太守段业为凉州牧、建康公。公元399年段业入据张掖,自称凉王。
公元401年,段业杀男成,蒙逊遂以此起兵,攻破张掖杀段业,自称大都督、大将军、凉州牧、张掖公,建国号北凉。义熙八年(412年)十月,蒙逊迁都姑臧,称河西王,至公元421年灭西凉。公元433年蒙逊死,子牧犍继位。公元439年北魏大军围攻姑臧,牧犍出降,北凉遂亡。蒙逊弟无讳等率残余势力西走,立国于高昌,公元460年为柔然所灭。
7.
北魏
北魏,今民勤分属凉州武威、武安、武兴三郡辖制;境内有宣威、晏然、马城、休屠等县。

    北魏凉州
北魏泰常八年(423年),拓跋嗣卒,太子拓跋焘继位,史称魏太武帝。拓跋焘先后灭大夏、北凉、西秦、北燕和柔然,统一了北方。至此,西晋末年以来一百三十五年的十六国分裂局面宣告结束,从而与南方的刘宋政权并立,形成南北朝对峙的格局。
北魏太和十年(486年),造户籍,分置州郡”[41]。凉州领郡十,县二十。户三千二百七十三。武安郡领宣威一县,有户三百七十三;武兴郡领晏然、马城、休屠三县,有户三百八十五;武威郡领林中、襄武二县,有户三百四十。襄城有休屠城、武始泽。今民勤分属此三郡[42]
8.
西魏、北周
西魏、北周,今民勤属凉州武威郡姑臧县辖制;境内无县治。
西魏、北周,凉州治姑臧,辖区约今民勤东北、武威、永登东南、永昌西部。民勤境内无县治,地域并入姑臧县。《隋书·地理志上》载:姑臧旧置武威郡,开皇初郡废。大业初复置武威郡。又后魏置武安郡、襄武县,并西魏废。又旧有显美县,后周废。有茅五山。北魏时,宣威县和襄武县系同地异名,即易县名而留地望。
五、隋唐五代时期
1.
隋朝
隋朝,今民勤属武威郡姑臧县辖制;境内没有县治。有人认为隋朝在今民勤境内未设任何行政机构,说明这里已被突厥所占。

    隋武威郡
公元581年,杨坚废周立隋。公元589年隋灭陈,统一中国。
隋初,隋文帝为改变南北朝时期州、郡、县三级体制过于分散的状况,根据存要去闲,并小为大的原则,于开皇三年(583 年)裁并州郡,取消郡一级建制,实行以州统县,使东汉末年以来实行的三级地方政制,重新恢复为州、县两级制。隋炀帝大业三年(607 年),又改州为郡,以郡统县,并分郡为上、中、下三等。另设司隶和刺史分部巡察,主掌监察。
武威郡:旧凉州,后周置总管府,大业初府废。统县四(姑臧、昌松、番和、允吾作者注),户一万一千七百五。” [43]郡治姑臧县,辖区约今武威市一部和永登县南部。
姑臧:旧置武威郡,开皇初郡废。大业初复置武威郡。又后魏置武安郡、襄武县,并西魏废。又旧有显美县,后周废。有茅五山。”[44] 《隋书·地理志上》把北魏的武安郡、襄武县归到姑臧县条下,说明西魏废武安郡、襄武县后,今民勤地域一直归姑臧辖制。
北魏时期,突厥兴起于中国北方。隋文帝杨坚取代北周以后,待遇突厥礼数渐薄,于是突厥各部怨恨隋朝。北周嫁给摄图叔父佗钵可汗的千金公主,屡次劝沙钵略可汗出兵,为周室复仇。
开皇二年(582年),突厥四十万骑自兰州入,被隋新任凉州总管贺娄子干击败于凉州东南之可洛峐山[45]。接着,突厥又大入,武威、天水、安定(今甘肃泾川县北)、金城(今甘肃兰州市)、上郡(今陕西富县)、弘化(今甘肃庆阳市)、延安、六畜咸尽。”[46]
开皇八年(588年),乞伏慧任凉州总管时,凉州境内屡遭突厥侵扰,他不得不在凉州城外严禁烽燧,远为斥侯”[47],以防突厥进攻州城。

民勤地处偏远,紧靠突厥,隋朝限于当时形势,在境内未设任何行政机构,也许是鞭长莫及。突厥人在此活动也不是没有可能。这从唐初在今民勤设置的一些军事机构也可得到一些印证。
2.
李轨割据
大凉,今民勤属武威郡姑臧县辖制;境内没有县治,与隋同。
隋唐之际,武威姑臧人李轨乘乱起兵,占有河西五郡。轨自称河西大凉王,建元安乐,署置官属,并拟开皇故事……武德元年冬(617年),轨僭称尊号,以其子伯玉为皇太子,长史曹珍为左仆射。”[48]史称大凉政权。
公元618年,唐朝建立。唐高祖李渊为统一大计,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,遣使前来与李轨结好,称李轨为从弟。李轨也派其弟李懋入朝进贡谢恩,被封为大将军,遣还凉州,以示信任。李渊又遣使持节拜李轨为凉州总管,封凉王。李轨从左仆射曹珍意,效法古代向上国称臣而不取消帝号的做法,在给李渊的书中称自己为皇从弟大凉皇帝臣轨,表示不接受大唐封号。李渊大为不满,将李轨信使拘押,并令吐谷浑出兵进攻大凉。
时,凉州遭灾荒,饿殍遍野,李轨听信隋朝降官之言,封仓停赈,致使朝野内外,人心背离。李渊又遣安修仁之弟安兴贵出使凉州说降李轨。安兴贵至凉州,李轨不附,于是安氏兄弟发动少数民族兵马包围了凉州城。李轨率兵出战,败入城中,见大势已去,便带妻子登玉女台欲自尽,安修仁冲上玉女台擒获李轨,送交长安。
3.
唐朝
唐朝,今民勤属陇右道凉州都督府辖制;境内没有县治,有白亭军、明威戍、武安戍等军事机构。

    唐陇右道东部
武德二年(619年)五月,李轨被杀于长安。大凉政权昙花一现,河西诸郡纳入唐朝版图。
《旧唐书》志第二十《地理三》载:凉州中都督府 隋武威郡。武德二年,平李轨,置凉州总管府,管凉、甘、瓜、肃四州。凉州领姑臧、昌松、番禾三县。三年,又置神乌县。七年,改为都督府,督凉、肃、甘、沙、瓜、伊、芳、文八州。贞观元年,废神乌县。总章元年,复置。咸亨元年,为大都督府。督凉、甘、肃、伊、瓜、沙、雄七州。上元二年,为中都督府。神龙二年,置嘉麟县。天宝元年,改为武威郡,督凉、甘、肃三州。乾元元年,复为凉州。旧领县三,户八千二百三十一,口三万三千三十。天宝领县五,户二万二千四百六十二,口十二万二百八十一。在京师西北二千一十里,至东都二千八百七十里。
凉州都督府和凉州,概念不同,辖境不一。凉州都督府,军政合一,督凉、肃、甘、沙、瓜、伊、芳、文八州;凉州刺史领姑臧、昌松、番禾三县,后增神乌县,辖区约今武威市、金昌市、古浪县。

开元二十一年(733年),分天下为十五道,河西入陇右道。又于边境置节度、经略使。”[49]河西、陇西均置节度使,成为地方最高军政长官,无所不统。河西节度使治凉州,统河西诸军(包括守捉)。
河西节度使,断隔羌胡。统赤水、大斗、建康、宁寇、玉门、墨离、豆卢、新泉等八军,张掖、交城、白亭三守捉。(军和守捉均为军事机构。唐制:大曰军,小曰守捉”—作者注)河西节度使治在凉州,管兵七万三千人,马万九千四百疋,衣赐岁百八十万疋段。”[50]
赤水军,在凉州城内,管兵三万三千人,马万三千疋……白亭守捉,在凉州西北五百里,管兵千七百人。”[51] 天宝十四年(755年),白亭守捉改为军。[52]姑臧北八十里有明威戍。西北百十里有武安戍”[53]

从史料记载的地理位置和里程,可以断定白亭军、明威戍、武安戍均在今民勤境内。
《旧唐书·郭元振传》载:郭于大足元年(701年),迁凉州都督、陇右诸军大使。先是,凉州封界南北不过四百余里,既逼突厥、吐蕃,二寇频岁奄至城下,百姓苦之。元振始于南境硖口置和戎城,北界碛中置白亭军,控其要路,乃拓州境一千五百里,自是寇虏不复更至城下。
为什么设军不设县,这与当时的居民状况和管理方式密切相关。如前所述,隋代以来,今民勤境内就有突厥人活动;隋末唐初又有一支西突厥人迁入。《旧唐书》列传第五十三载:初、凉州界有回纥、契芯、思结、浑四部落,代为酋长。时间大概在开元初年。这就是说,从隋初至唐开元年间的一百五十年,突厥语系各族在凉州的势力不断增加。今民勤地界为其极好的牧场。这些民族不隶唐朝的户籍,由部落酋长领其部众,因而唐政府不能以管理农业居民的方式管理,而只能在要地设立军事机构进行控制。白亭军、明威戍、武安戍分别设立,其重要性不亚于一县。仅白亭军就有常住兵1700人,这是一般县难以达到的。在军事管理下,虽有汉族农民从事农业生产,但不占重要地位。

唐朝是我国历史上一个繁荣强盛的时代。由于经济发达,社会安定,凉州人口剧增,到天宝年间,有户27510,人口137493,比西汉末年增加了近一倍。
4.
吐蕃统治时期
吐蕃,今民勤属吐蕃凉州节度使辖制,治姑臧城;境内无建制。
天宝盗起,中国用兵,而河西、陇右不守,陷于吐蕃。”[54]代宗广德元年至二年(763年~764年),吐蕃占领凉州。
吐蕃统治者以强硬的措施消除社会不安定因素,镇压反抗势力,推行蕃化政策,清查户口,重新造籍。吐蕃改变了唐朝河西节度使制度,设立凉州节度使、青海节度使、鄯州节度使、河州节度使、瓜州节度使,统称吐蕃东境五节度使。节度使开府的地方,称节度衙。凉州节度衙设于武威姑臧城。
凉州节度使的官职情况,敦煌文书p·t·1089号卷略有记载。官职有翼长、万户长、大守备长、节儿(黄铜告身)、大营田官、大城塞长、上下部牧地大管理长、翼都护亲任官等,中守备长、副翼长、小守备长、大收税官、机密大书记、事务总长、大司法长、吐蕃和孙波千户军长、通颊与吐谷浑千户军长、节儿(红铜告身)、机密使者、机密中书记、机密小书记、吐蕃和孙波小千户军长、汉突厥语通译、遗弃地区将军、红铜字位官吏、事务都护、通颊与吐谷浑小千户军长、大虎皮肩饰章者(及无官职红铜告身者)、机密收集与传递官、牧地管理都护、畜户大管理官、小虎皮肩饰章者、副牧地管理长、机密书记小官、南山部落将校、畜产小管理官、法(佛教)事务官、配达官等。
上述官职名称,明显的特点是军事性统治官员多,包括出征作战、城防守御、地方军政管理、军事情报的收集与传递等,而行政民事性官吏和农田水利生产类官吏则极少。
吐蕃统治凉州,从四个千户军长中不包括突厥语系民族,说明当时民勤地区居住的突厥各族和汉人一样,完全处于被统治的地位。汉突厥语通译,主要是为统治汉人和突厥人而设。吐蕃在今民勤地区总共设置了多少官职,最高军政长官是什么,敦煌文书p·t·1089号卷略中没有得到反映。
吐蕃控制河陇地区前后约八九十年之久,蕃汉双方都出现了新的变化。诗人王建《凉州行》云:吐蕃多来中国收妇女,一半生男为汉语,蕃人旧日不耕犁,相学如今种禾黍,驱羊亦著锦为衣,为惜毡裘防斗时,养蚕缲茧成匹帛,那堪绕帐作旌旗。”[55]
蕃人学治农桑,加重了对汉人的奴役。穆宗长庆元年(821年),沈亚之《对策》云:听戎(吐蕃)降人说,包括敦煌等地在内,皆唐人子孙,生为戎奴婢,田牧种作,或聚居城落之间,或散处野泽之中,及霜露既降,以为岁时,必东望啼嘘,其感故国之恩如此。”[56]“文宗时,尝遣使者至西域,见甘、凉、瓜、沙等州城邑如故,而陷虏之人见唐使者,夹道迎呼,涕泣曰:皇帝犹念陷蕃人民否?其人皆天宝时陷虏者子孙,其语言稍变,而衣服犹不改。”[57]由此可见吐蕃攻占河西后,汉民反奴役的心理状态。由此推之,当时生活在民勤境内的汉人的生活应该也不会例外。

5.
归义军时期
归义军时期,今民勤属凉州节度使辖制;境内建制史载不详。
大中二年(848 年),张议潮率众起义,推翻了吐蕃奴隶主的残酷统治,在敦煌建立了以汉人为主的政权。
张议潮收复河西十一州及安西都护府部分州县,主动上表称臣。大中五年(851年),唐王朝任命他为检校吏部尚书兼金吾大将军、归义军节度使、营田处置观察使,全权负责河西地区的管理和经营。
大中十二年(858年)八月,张议潮东征凉州。咸通二年(861年),张议潮收复凉州。咸通四年(863年),唐在凉州设节度使,领凉、洮、西、鄯、河、临六州,由张议潮兼任。另从山东郓州调2500士卒到凉州戍守。
唐王朝复置凉州节度使,但凉州东为突厥、党项阻隔,朝廷只是遥领而已。凉州城内虽为唐人驻守,城外乡镇多为突厥、回纥、党项、吐蕃人占据,驻守州城的唐军仅2500人,难以控制凉州全境的局势。至五代时,凉州城内仅有汉人百余户,其余城镇可想而知。
大顺元年(890年)至乾宁三年(896年),归义军内部接连发生政变,给活动在其周边和辖区内的少数民族提供了可乘之机,甘州被回鹘攻占,占据肃州的龙家也不再听从归义军号令。凉州因有甘、肃二州相隔,实际上脱离了归义军的控制。至五代时,吐蕃已微弱,回鹘、党项诸羌夷分侵其地,而不有其人民。”[58]
6.
五代

五代,今民勤归属,史载不详。
公元907年,唐朝灭亡,五代各政权继立。自梁太祖时,尝以灵武节度使兼领河西节度,而观察甘、肃、威等州。然虽有其名,而凉州自立守将。”[59]后为六谷蕃所有。
散居河西走廊的吐蕃部落在发展中走向联合,形成以凉州为中心的六谷蕃部政权,宋初,凉州吐蕃与宋朝建立了朝贡关系,成为宋朝战马的主要供给者之一。
北宋乾德四年(966年),知西凉府折道葛支上言有回鹘二百余人,汉僧六十余人自朔方来,为部落劫略,僧云欲往天竺取经,并送达甘州讫,诏书褒答之。[]‘西凉府即凉州,其时为六谷蕃部所有,朔方即灵州。部落为西凉六谷蕃属部,考其据地,当在白亭河(石羊河)流域交通之要冲民勤县附近。”[60]这批僧人从灵州出发,渡黄河出贺兰山口,穿腾格里沙漠,趋白亭河而行,然后溯河南下达今民勤绿洲,在此为当地蕃族所俘,旋被释放,继续往西天求法。据此推之,自五代至宋初今民勤石羊河流域为六谷蕃所居。
后晋天福三年(939年)十二月,晋遣供奉官张匡邺、鄣武军节度判官高居诲使于阗,著《使于阗记》,载其沿途所见:自灵州(今宁夏灵武)过黄河(西)行三十里,始涉入党项界,曰细腰沙,神点沙。至三公沙,宿月氏都督帐。自此沙行四百余里,至黑沙堡。沙尤广,遂登沙岭。沙岭,党项牙也。其酋曰捻崖天子。渡白亭河至凉州,自凉州西行五百里至甘州。”“细腰沙神点沙三公沙沙岭均难考定,根据行程,可以肯定的是诸沙地均在今甘肃北,内蒙古阿拉善左旗腾格里沙漠内,五代时皆为党项境。西北师范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陈守忠先生经过实地勘察,对此段史料解释说,自灵州过黄河,出贺兰山口西北行,所经细腰沙神点沙即今贺兰山外数十里间沙漠,北上至今阿拉善左旗折向西北,经现在的锡林格勒和屯盐池至四院井(今甘肃民勤境内)转向西南,到达五托井(今甘肃民勤境内),由五托井再南行一百余里,即达白亭海(今甘肃民勤境内)至白亭河(今石羊河),即今甘肃民勤绿州地区,渡白亭河而达凉州[61]
唐末以来,曾以朔方节度使兼节度河西。中原至河西多取灵武至凉州的道路。赵珣《聚米图经》载:灵州西至凉州九百里,即指此通道。解放前,民勤人还借此道走衙门(阿拉善左旗王爷府),上包头,入绥远,至京津。从地图上看,高居诲从白亭海南下至凉州,五百里间没发现唐或五代政权在民勤地域设置的军政机构,也没有记载汉人在此生活的情况,反映出当时中原王朝设置的官府已不存在,汉人或撤离民勤,或淹没在党项、六谷蕃等少数民族之中。民勤已不在中央政权辖制中。
六、西夏时期
西夏,今民勤属西凉府辖制,府治凉州城;境内建制史载不详。

(图十二)西夏西凉府
宋朝建立后,虽在凉州设立了西凉府,但由于党项族的崛起,实际上宋朝未正式在河西诸地建立自己的政权机构。因此,对河西诸地来讲,宋朝的历史就是西夏的历史。
公元1038年,李元昊正式称帝,国号大夏,定都兴庆府(今宁夏银川市),建立了以党项族为主体,包括汉、回鹘等民族在内的封建国家政权,先后与北宋、辽以及南宋、金鼎足而立。疆域东尽黄河,西界玉门,南接萧关,北控大漠,奄有今宁夏全部,甘肃大部,陕西北部,青海、内蒙部分地区。
五代时,从白亭海(今甘肃民勤境内)到凉州、马城河(今甘肃民勤境内)以东,多是党项人的势力,其西是突厥、回鹘和西域胡人。凉州既是河西走廊的东大门,又是富饶之乡。对党项族而言,东有契丹,南有大宋、西南有吐蕃,都拥有强大力量,只有向西发展,才能扩大地盘,所以只能向西扩张。对甘州回鹘而言,失去凉州不仅失去肥沃的牧场,而且会丧失东部屏障。这一形势带来了党项与回鹘争夺凉州的长期战争。
宋咸平六年(1003年),党项首领李继迁越过贺兰山,攻战了凉州。当时凉州城内的汉人仅三百户。吐蕃、六谷蕃联军反击李继迁,李继迁中箭身亡,军败。次年(1004年),其子李德明袭位,复占凉州。不过凉州已是空城。
宋大中祥符元年(1008年),党项攻甘州回鹘。回鹘设伏要路,示弱不与斗。俟其过,奋起击之,剿戮殆尽。”[62]次年(1009年)夏四月,党项再攻回鹘,又败绩。这年连续出兵三次,均为回鹘击败[63]
大中祥符九年(1016年)夏(李)德明使苏守信守凉州,有兵七千余,马五千匹,诸番畏其强、不敢动。回鹘贡路,悉为阻绝。守信死,其子罗麻自领府事,部众不附。甘州(回鹘)可汗夜落纥遣兵攻破之,掳其族帐百余,斩首三百,罗麻弃城走,于是凉州归于回鹘。”[64] 宋天禧元年(1017年),罗麻走入沙漠,潜遣人至凉州。约回鹘番卒内应……回鹘结六谷蕃拒之,卒不能克。”[65]
宋仁宗天圣四年(1026年),辽与西夏共攻回鹘,至甘州,兵败而退。六年(1028年),李德明遣太子元昊攻甘州,拔之;次年(1029年)攻占凉州,回鹘散亡。

宋景祐二年(1035年),举兵取瓜、沙、肃州、置为州郡,立军治之。”[66]自此,河西五州(郡)尽归西夏,历时二百多年。
党项与回鹘历时二十六年的争夺战中,民勤一直是双方进军的道路与战场。位于民勤红沙堡东南的破城子遗址中,有大量西夏瓷器残片。民勤北境沙漠中也出土有西夏瓷扁壶等。说明当时今民勤境内有数量不少的党项族在此定居或游牧。
西夏在边防要地设立郡府、军司等以加强统治。凉州被改为西凉府,属二级次等府。据额济纳旗黑城所出《天盛年(11491169)改旧定新律令》第十章《司次行文门》载:西夏官府分为上、次、中、下、末5品。西凉府属其府州的最高品级,由此可见凉州在西夏的重要地位,有辅郡之称。这还可从西夏建国后的一些历史事件得以证明。公元1073年,西夏修复凉州城及周围堡寨。这一方面是为了防御宋朝从西番(青海)入侵,一方面也是为了显示凉州的重要地位。1094年重修凉州城内的护国寺。《凉州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》(俗称《西夏碑》)汉文碑铭载:大夏开国,奄有西土;凉为辅郡,亦已百载。百载之言虽虚,辅郡之称应当属实。
西夏府州之下有县的建置。《多桑蒙古史》载:成吉思汗二十一年(1226年)取西凉府搠罗、河罗等县。《元史·太祖本纪》也有此说。由此可知西夏西凉府辖有搠罗、河罗两县。两县的位置史料不详。西夏时,河西还有乡一级的建置。武威小西沟岘出土的西夏便条中有依中口各乡以属行遣的记载[67]。敦煌莫高窟第363窟(西夏窟)供养人榜题中见的称谓,这一农村基层组织应在河西普遍存在。由此可知西夏时期当一如唐宋,府(州)、县、乡、社各级行政机构均已在河西建立。
西凉府以下石羊河流域是否有县级机构或其他军政机构的设立,史料中不见记载。《宋史·吐蕃传》载:凉州廓外数十里,尚有汉民陷没者耕种。数十里外应包括今民勤境内的一些地方。
西夏结束了安史之乱以来河西地区政权林立、战事频仍的局面,为河西生产的恢复和发展提供了相对安定的政治环境。
《西夏书事》载:宋神宗元丰八年(1085年),银、夏大旱,夏主秉常令运甘、凉诸州粟济之。可见当时凉州地区的粮食除自给外,尚有盈余。《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》载:武威当四冲地,车辄马迹,辐辏交会,日有千数。这种经济繁荣的景象,也反映着农业生产有一定发展。《危素西宁王忻都碑》载:南宋末畏兀儿族忻都先世从亦都护来朝蒙古大汗,行至今武威城北三十里之永昌地方,相其土地沃饶,岁多丰稔、以为乐土。此时蒙古占领凉州不久,这种农业生产的景况,应是西夏占领时期的反映。
七、元明清时期
1.
元朝
元朝,今民勤属甘肃行省永昌路辖制,治所永昌府;境内无县治。

    元永昌路
公元1206年,蒙古族部落首领铁木真统一了蒙古草原,正式建立蒙古政权,尊号成吉思汗(元史称为元太祖)。蒙古兴起后,出征西夏。宋理宗宝庆二年(1226年),成吉思汗亲率大军自北路进攻西夏,进入河西走廊。于秋七月兵临凉州,西夏凉州守将翰扎箦见大兵至,率父老以城降[68]。至此,西夏占领凉州的历史结束,凉州及其所属的民勤地方归大蒙古国辖制。
宋宝庆三年(1227年)成吉思汗死,绍定二年(1229年),三子窝阔台即位。窝阔台将其次子阔端调任凉州。从此直到元末,阔端家族一直是凉州地区的主要统治者。
陕西雩县草堂寺存《阔端太子令旨碑》载:皇太子于西凉府北约一百里习吉滩(芨芨滩)下窝鲁尕(行宫)处,传谕铁哥丞相,处理草堂寺金长老所告军匠缺少穿着粮食之事。凉州西夏设府,蒙古因仍其旧。西凉府北约一百里,即今民勤新地和香家湾一带。说明当时阔端太子行宫设在今民勤境内。元初,蒙古贵族犹存游牧生活习惯,常设行宫于牧场,这同时说明当时有大批蒙古牧民在今民勤境内游牧。牧群北至白亭海,称阔端海子。
元世祖至元十八年(1281年)甘肃正式设省,称甘肃等处行中书省(长官为平章政事),简称甘肃行省,治所在甘州路的甘州(今张掖市)。省辖七路,永昌路(原凉州)属之,西凉州隶属永昌路。
至元九年(1272年),元朝命窝阔台后裔阔端之子只必帖木儿镇守西凉府。同年,只必帖木儿在西凉府城北十五公里处(今凉州区永昌镇)又修筑了一座新城,元世祖忽必烈赐名永昌府”[69]。公元1278年,元朝在永昌府新城设置了地方行政机构永昌路,降西凉府为西凉州,隶属永昌路。当时永昌路所辖范围包括今凉州、永昌、永登、古浪、天祝、民勤等地。
元政府东西交通大道经今民勤地界,沿途设立许多驿站,有小河滩城(今县城所在地),马莲泉站、野马泉站(均在今重兴乡境内)等。各下辖数以百计的站户,为来往行人充当负役。《永乐大典·19417·站赤二》载:至元十六年(1279年),一次就有340户站户投诸只必帖木儿和驸马爱不花当。由此推断,今民勤境内当时没有县级机构,属元朝政府所设驿站管理机构管理。
元朝时期,凉州及民勤地方经济一直处于不景气状态。虽然也安置流民,减免税赋,但由于连年征战,劳力和资源短缺,加上天灾人祸,经济发展缓慢。
2.
明朝
明朝,今民勤属陕西行都指挥使司镇番卫辖制,卫治小河滩城。

    明陕西行都司
明初,沿用元朝的行省制。明太祖洪武二年(1369年)置陕西等处行中书省(辖甘肃)。明太祖洪武九年(1376年),鉴于行中书省职权太重,为防止唐末出现的番镇割据局面,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控制,废除行省制,在原行省的基础上,设承宣布政使司、提刑按察使司、都指挥使司,实行行政、司法、军事分立,各不统属,互不兼任。全国实行省、府(州)、县三级制。甘肃属陕西承宣布政使司管辖。除府(直隶州)、属州、县外,还在边境重镇设行都指挥使司,要害地区设有卫、所。卫、所实行军屯,属军事机关,后来卫、所也兼理民政。
洪武五年(1372年),朱元璋派宋国公冯胜将军西征,平定河西诸路。明废除了元朝军政机构永昌路和西凉府,改为永昌卫、凉州卫;今民勤境内置临河卫,卫治小河滩城,属陕西行都指挥使司辖制。洪武二十九年(1396年),改临河卫为镇番卫,并修葺城垣。《明史·地理志》载:镇番卫本临河卫,洪武中,以小河滩城置。三十年正月更名。建文中罢。永乐元年六月复置。西有黑河,即张掖河下流也。又东有三岔河,南有小河,西有盐池,西南有黑山关。西距行都司五百五十里。成化元年(1465年),都指挥马昭拓筑城垣北隅,城周六里二分二十三步,高三丈一尺,池深一丈五尺,有东、西、南三门。镇番卫辖区包括石羊河中下游整个地区。
明初,由于元朝残余势力和一些少数民族经常入侵,战争频仍,户口锐减,严重影响生产的发展和边防的巩固。为此,明统治者开始实行移民实边政策。洪武五年(1372年),征西将军冯胜平定河西,江南滁州王兴任掌印指挥,镇番卫驻2500名官兵,三分守城,七分屯垦每军授田50,无事为农,有事为军。根据当时的规定,许多将士将家眷从江淮一带、中原和山西的浑源、汾阳、沁源、潞城、沁水、翼城、曲沃、洪洞、襄汾等地迁于民勤,参加农垦。是年秋,又敕令山西、河南等地约2000余口迁于民勤,从事屯垦。镇番卫所在地小河滩城周围是初期移民的重点所在。
当时移民由地方政府管理,移民垦种田地,谓之民屯,开始三年不纳赋税,三年后征税也较轻;不在额的荒地,可任人开荒耕种,永不纳税。由于这些措施,极大地调动了移民和当地人民的生产积极性,大大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和经济恢复。这是民勤历史上的第二次农业大开发。但《明史·地理志》、《大明一统志》和《读史方舆纪要·镇番卫》所记民勤地名均在石羊河干流交通大道上,由此可以推论,当时的农业生产区主要在石羊河干流两侧。
在发展经济的同时,明朝还非常重视发展文化教育。据《民勤县志》载:洪武二十五年(1397年),邑人孟大都辞官告老回乡,设帐授徒,始有私塾。成化十三年(1477年),第一任卫训导周琮创建儒学一所,是本县第一所官办学堂。儒学吸收合格生员入学升造,为科举取士输送人才。除官办儒学外,还有武学、社学(乡镇集资所办)和私塾。明代,镇番卫考取武进士5名,文举人9名,武举人31名,贡生107名。民勤现存的古建筑圣容寺(俗称大寺庙)始建于明洪武初年,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,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明崇祯十六年(1643年),农民起义军李自成部将贺锦率兵西征,攻克兰州,杀巡抚林日瑞,山丹、永昌、镇番、庄浪皆降,陕西地悉归自成。”[70]
3.
清朝

清朝,今民勤属甘肃布政使司凉州府镇番县辖制,府治武威县。
清朝地方行政实行省、府(直隶州、直隶厅)、县(散州、散厅)三级制。康熙六年(1647年)改陕西右布政使为巩昌布(今甘肃陇西)政使司。次年,又改巩昌布政使司为甘肃布政使司,同时将治所从巩昌移至兰州。雍正二年(1724年)裁行都指挥使司及诸卫、所,改凉州卫为凉州府,镇番卫为镇番县,凉州府治武威,辖武威、永昌、古浪(包括今天祝)、镇番(今民勤)、平番(今永登)五县。
雍正十年(1732年),随着清准战事吃紧,清廷军需供应量加大。清廷采纳大学士鄂尔泰的建议,在嘉峪关以东的甘、凉、肃三州进行大规模的移民垦殖,并实行陕甘总督刘于义等人制定的《屯田条例》[72]。屯田灌溉水利由官府给价兴修;屯民房舍官给银两;屯民牛车农具,由官贷给,分五年扣还;收获物扣去籽种外,双方平分。
镇番县边外柳林湖本属水草丰美的草原。宋、元、明三代,吐蕃人、西夏人和蒙古人曾在此环湖放牧。至清代,柳林湖一带成了凉州的主要垦区。《甘肃通志稿》舆地九《水道》载:柳林湖,在县(指民勤县)东北二百里,抹山北。雍正五年(1727年),试种开垦。雍正十二年(1734年)甘肃巡抚刘于义请准开垦柳林湖。当时招民垦荒,修浚五渠,柳林湖大渠,共长一百七十里。岔渠计长三十、四十、五十里不等。垦地249850亩,以《千字文》编号,东渠地38号,西渠地24号,中渠地44号,外西渠、红沙梁、红柳园共地27号。共编号133,每号20户,或十余户,每户地一顷。官给牛车宅舍,银20两,限五年节次归还。每户给京石籽种6石,秋后除原种存官无息,余粮多寡平分。[73]当时除了种麦外,百谷蔬菜皆有收获。短期效应使得官方认为,若令民营阡陌,耕东息西,亦镇人之利薮也”[74]。于是又在柳林湖内兴办营田,营中出备籽种一百京石,令兵丁子弟耕种。
乾隆二年(1737年)修建凉州满营兵房衙署,驻凉满兵岁需粮晌采买拨运既多,经费备极艰难。柳林湖逼近凉州,可供满兵支食。至柳林湖垦种后,驻凉满兵小麦一项全赖柳林湖平分,频年供支无缺。”[75]乾隆元年(1736年),特设水利通判一员。次年由官府拨给屯民费用,仅凉州和肃州共借给8.187万余两,分五年带征。
乾隆四年(1739年),官方对卫所屯垦办法又进行了调整,实行招民屯垦或兵丁子弟承种,收获物分配改为民得六分,官得四分,籽种、牛具、料草官为借给,秋收扣还。”[76]屯民多垦、多收、多得。上述屯田政策的实施,促进了屯民的积极性,开垦力度加大。至乾隆二十七年(1762年),柳林湖屯民达2498户,散处于160余里处[77],全镇番县屯民达5693户,人口达4.0955万人。至道光时,人口增加到18[78]
今民勤湖区红柳园以北各乡村名,多以南朝[]周兴嗣的《千字文》中依次取字编号。详见本书附录三《民勤湖区地名与〈千字文〉》。依《千字文》字序对照地图,可见其空间排布大致由南向北,从东到西。这种地名反映出当时移民屯垦是由政府组织的大规模活动。同时还可推知,开发民勤湖区的顺序,应是先南后北,先东后西。民勤县文化馆保存的湖区部分族谱中,对这次移民也有明确记载。这是民勤历史上的第三次农业大开发。
乾隆元年(1736年),甘肃巡抚刘于义在《为请定甘肃屯田善后事宜事奏折》中称:据包承圣(凉州府知府作者注)申称,柳林湖屯田连本年新增共一十七万五千余亩,地方辽远,屯户众多,通判一员耳目恐难周遍,细细体察情形,中、东二渠地多户广,每渠应留生监各三名,农民各五名;其内、外、西渠,潘家湖界连地接,可归一处管理,应留生监三名,农民五名。以上共应留生监九名,农民十五名[79]由此可见当年柳林湖屯田规模之大。
农垦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镇番县生态系统的平衡,所引起的一系列生态失衡现象地方史籍中有过很多记载。
早在乾隆三年(1738年),柳林湖农业区生态已开始恶化,是年奉文停征仅豁除水冲沙压粮就1097[80]。至四十多年后的乾隆四十四年(1779年),柳林湖所垦农田沙化现象已极其严重,农田恶化的演替特征已明显化,田地不仅难以耕种,还要费以人力、肥力加以培殖,也就谈不到收获了。时人记载:今飞沙流走,沃壤忽成坵墟,未经淤压者遮蔽耕之,陆续现地者节次耕之。一经沙过土脉生冷,培粪数年方熟。又卤湿者出苗不过籽种之二三,人每择种类之贱者傩之。旱涝得宜或有升斗之赏,不宜亦无寻丈之失。盖西北多流沙,东南多卤湿。俯念民瘼者,听民相地移坵,迨至移者成熟,民力已疲,何以计顷亩哉[81]这种听民相地移坵的措举,整体破坏了植被,导致土地沙化,造成恶性循环。镇番县上流以移坵开荒者,沿河基布,河水日细,生齿日繁。贫民率皆採野产之沙米、桦豆以糊口。河水既细,泽梁亦涸,多无鱼。惟蔡旗堡微有孳息,然百步之洼,所产无几,土沃泽绕成往事矣。”[82]农田幅员狭隘,十地九沙” [83]。另外,水渠所浇灌的地亩数也在减少,根据乾隆年间藏于镇番县署的康熙四十一年(1702年)卫守备童振立所立的《大倒坝碑》和雍正五年(1727年)知县杜振宜立《小倒坝碑》可知,按原额粮除移并武威、停征冲压外,现征之数较少于原额者一千余石。[84]”
近年,柳林湖一带三万多农民沦为生态难民,背井离乡,远走他乡,四十多万亩耕地撂荒。昔日的瀚海明珠,蒙上了抹不去的尘埃。溯其前缘,当是清代拓荒埋下的祸根。

清代是民勤封建教育的鼎盛时期。由于生产的发展、经济的繁荣、书院文社的设立,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克襄义举,兴办学校,使民勤人才辈出。贤良接踵,科第蝉联,文运之盛,甲于河西[85]其时,城镇既有官办书院,也有私人开办的学塾、文社。乡村间也多有私塾。士民子弟求学之风盛行,竞相夺魁之气不衰。据乾隆《镇番县志》载:清代有钦点翰林院庶吉士1名,文进士10名,武进士7名,文举人66名,武举人100名,贡生353名。
八、民国时期
民国,民勤县先后属甘肃省甘凉道、武威行政督察区、行政督察专员公署辖制,道、区、署治所均在武威县(今凉州区)。
辛亥革命后,废除清代府、州、厅制。民国初实行省、道、县三级制。民国元年(1912年),甘肃共设七道,下辖七十七县,镇番县属甘凉道。
民国十八年(1929年),国民政府命令废除带有岐视少数民族性质的地名,改镇番县为民勤县,取男耕女织,人民勤劳之义。
  北伐后,民国十六年(1927年),废除道的建制,改县的行政长官知事为县长。
  自公元1934年开始,甘肃省在县的行政建制之上,新设行政督察专员,作为省的辅助机关。这是国民党发动内战的产物。武威为第六行政督察区,民勤县属之。至解放前夕,武威行政督察区改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
公元19311941年,国民党骑五师(后为骑五军,长官为马步青)驻防武威。在这十年间,官兵抓兵派款,苛征捐税,敲诈勒索,强取豪夺,压迫剥削无以复加,致使民生凋敝,城市萧条,经济萎缩,文化落后,物阜民殷的武威成了塞花飘客泪,边柳挂乡愁的荒凉贫瘠之地。
马部一骑兵团驻守民勤,在民勤设军用粮秣采买局(处)。初,只征调麸豆草料。一年后专设兵站,征集军粮,并制定了苛刻的五个三制度,即每石粮地征三斗小麦、三斗豆子、三斗麸皮、三十斤干柴、三元服装费。与此同时,地方武装保安团亦趁火打劫,抓兵要粮,摊派服装费。差役轮番催逼,使人民啼饥号寒,疲于奔命。有民谣云;王团(民勤保安团长王庆云)小兵站,骑五军的五个三,干面干柴送不完,催粮委员如蚁窜,百姓破家又荡产。公元1937年,马步青向民勤征鸦片达4.8万两。
民国三十二年(1943年),马部调防青海柴达木垦荒,借征驼索要银元。征驼按驼牌分摊,有驼者出驼,无驼者出帮价(每只骆驼价)。由于是年大旱,驼死者甚多,许多农民或有牌无驼,或因驼乏弱不予验收,只得改付帮价。每驼作价二十块大洋。驻军派员带队下乡征收,对农民鞭打绳拴,吊拷施刑,残不忍睹。
民国二十一年至三十年(1932年~1941年),王庆云以征军粮为名,榨取人民血汗约八万银元,征调民夫、大车,修筑私宅瑞安堡。
公元1925年,冯玉祥部进入陕甘,部将刘郁芬对当地势力残酷打击,横征暴敛,引起民愤。十七岁的马仲英(原名马步英,甘肃河州人,与马步青、马步芳为堂兄弟,后因与马步芳有隙,改名马仲英)起兵反冯,队伍号称黑虎袭冯军。马仲英三围河州,大败冯军佟麟阁、戴靖宇等部,但最终不敌吉鸿昌,被迫在甘宁青一带流窜。
公元19293月,马仲英攻破河西永昌县城,因民团击毙其旅长马彦海,而怒杀民团团长、营长及城内男子约2300人。公元19294月,马仲英率部至民勤,派马维俊为代表,率两骑至城南门,向城上喊话要求进城休息。县长雷步云(瀛)使人回话。互相喊话之际,一民团开枪打死马维俊随员,随后马仲英率部四面攻城。城破,县长自杀,省参议员王步云、田毓炳及居民约4600人被杀。永昌惨案在民勤重演。
九、建国至今
公元1949年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。同年九月二十三日,民勤解放。十月,设武威专区,驻武威县(今凉州区 )。民勤县属武威专区。公元195510月,撤消武威专区,成立张掖专区(专署机关先驻酒泉,后迁张掖),民勤县属张掖专区。公元196211日,撤消张掖专区,复设武威专区,民勤复属武威专区。公元200159日,经国务院批准,撤消武威地区和原属武威地区的县级武威市,设立地级武威市,辖凉州区(原县级武威市)、民勤县、古浪县、天祝藏族自治县。
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勤劳、勇敢、智慧的民勤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开始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现代化事业建设。建国初期,进行了减租减息、反霸斗争、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分子运动,各级政权得到巩固和发展。公元1950年,朝鲜战争爆发,民勤青年纷纷报名参军,人民群众和机关单位踊跃捐款捐物。先后有一千多名民勤儿女赴朝参战,共捐款捐物二十二亿多元(旧人民币)。同时,党和政府采取有力措施,发展生产,管理市场,稳定物价,完成了国民经济恢复工作,为进一步巩固地方政权和落实第一个五年计划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以后二十多年里,伴随着国家发展的总旋律,民勤也和全国一样,有过许多工作失误和曲折,经历了大跃进、人民公社、四清、文化大革命等阶段性的政治运动,也有过三年自然灾害(1959年~1961)。
在这一历史时期,民勤人民艰苦创业,在农业方面,开展了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建设,耕地实现了条田化;农电线路基本通村入组,农、林、牧、副得到较大发展,成为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之一;工业生产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初具规模;交通运输、商业贸易有了显著发展;文教卫生和城市建设也发生了可喜变化。
公元197812月,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。公元1983年,废除人民公社,民勤农村全面实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以乡(镇)作为基层政权,改大队、生产队为村、组。农业经济开始向专业化、商品化、社会化迅速发展。公元1984年以后,普遍扩大了企业自主权,推行厂长(经理) 负责制。
近二三十年来,由于石羊河等河流上游来水不足、本土过度提取地下水致使地下水位连年下降等原因,民勤绿洲已有9451%的土壤荒漠化,13万亩沙枣林枯梢死亡,35万亩白茨、红柳等天然沙生植物呈死亡或半死亡状态。绿洲内部干旱,风沙灾害频仍,年均风沙天数达139天,最大风力11级,沙尘暴年达37天,每年近30万亩耕地受灾,成为中国四大沙尘暴源区之一。据卫星遥感影像资料观察分析,地处石羊河流域下游的民勤生态环境的演变,已对甘肃中部地区、内蒙古河套平原乃至整个华北地区的环境质量产生重大影响。有人预言民勤将成为第二个罗布泊。民勤因此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。
公元20013月,温家宝总理作出一定要高度重视民勤治沙问题;石羊河流域一定要坚决治理好;绝不能让民勤变为第二个罗布泊,更不能让民勤这个荒漠中的绿洲从我们的视野里消失掉的批示。
公元2005年春,省委书记苏荣就如何贯彻落实温总理指示,对石羊河流域综合治理进行了认真地考察调研。苏荣指出,要把生态移民和劳务输出作为解决民勤问题的关键措施来抓,二十年内争取劳务移民十万至十五万人。
公元20056月,备受民勤人民高度关注的甘肃省水利建设一号工程”——石羊河流域综合治理项目获国家正式批准。近期重点治理实施项目总投资四十三亿元,已经批列正在实施的项目投资十四亿元,新列入规划投资项目二十九亿元,武威属区近二十六亿元。包括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工程、水利工程、水资源保护工程、生态移民安置工程等七大项工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注         释:

[1] 《尚书·夏书·禹贡》。
[2]《史记》【集解】郑玄曰:“《地理志》都野在武威,名曰休屠泽。”【正义】原隰,幽州地也。[按]原,高平地也。隰,低下地也。言从渭州致功,西北至凉州都野、沙州三危山也。《括地志》云:“都野泽在凉州姑臧县(今甘肃武威市凉州区)东北二百八十里。”
[3]《水经注疏》熊会贞[按]“《汉志》武威郡武威县:休屠泽在东北,古文以为猪野泽。《史记·夏本纪》作都野。汉县属武威郡,泽在今镇番县(今甘肃民勤—作者注)东北。”
[4]《水经注疏》熊会贞[按]“《环宇记》,(武威)县在番和县(今甘肃永昌—作者注)西北三百里,在今镇番县北。”
[5]《甘肃省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》,甘肃省博物馆,见文物编辑委员会编《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》,文物出版社,1978年。
[6] 遗址在今甘肃武威市凉州区四坝乡三岔堡。
[7] 文中缩略图均采自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,谭其骧主编,地图出版社1987年8月。
[8]《汉书》卷九十四上《匈奴传》第六十四上。
[9]《盐铁论·和亲》第四十八。
[10]《括地志》:“焉支山一名删丹山,在甘州删丹县东南五十里。”又钱穆《史记地名考》卷二十八《西北边地名》:“删丹故城,今甘肃山丹县治。焉支山在山丹县东南,接永昌县界。”商务印书馆,2004年5月。
[11] 钱穆《史记地名考》:“《汉志》:‘武威郡武威县,休屠泽在东北。’故匈奴休屠王地,故城今甘肃民勤县北。《水经注》谓休屠泽,俗谓之西海,即青玉湖;其东有猪野泽,俗谓之东海,即白亭海也。又休屠县都尉治熊水障。北部都尉治休屠城,故城今武威县北。”
[12]《汉书》卷九十四上《匈奴传》第六十四上。
[13] 指今河套地区黄河以南之地,在今内蒙古伊克昭盟。
[14] 史念海教授在《新秦中考》中认为“新秦中”在西、北两面都越过了黄河,甚至包括了阴山之下的北界之地。见《中国历史地理论丛》,1987年第1辑。
[15]《汉书》卷九十四《匈奴传》第六十四。
[16]《史记》卷一二三《大宛传》。
[17] 参见《汉书》卷二十八下《地理志》第八下。
[18] 天水、陇西、安定、金城、武威、张掖、酒泉、敦煌八郡。参见《汉书·地理志下》。
[19]《水经注疏》:“泽水又东北流迳马城东,城即休屠县之故城也,本匈奴休屠王都。”杨守敬[按](休屠县)汉县属武威郡,后汉因,后省。《地形志》,襄城有休屠城,在今武威县北六十里。”《元和郡县图志》:“休屠城在姑臧县(今武威市凉州区)北六十里。”《中国历史地图》也明确的将当年休屠王城标注在这里。
[20]《水经注疏》:“汉武帝太初四年,匈奴浑邪王杀休屠王,以其众置武威县,武威郡治。王莽更名张掖。”
[21]《汉书》卷二十八下《地理志》第八下:“武威郡,故匈奴休屠王地。武帝太初四年开。莽曰张掖。” 《水经注疏》:“汉武帝太初四年,匈奴浑邪王杀休屠王,以其众置武威县,武威郡治。王莽更名张掖。”
[22]《汉书》卷二十八下《地理志》第八下:“休屠,莽曰晏然。”
[23] 参见《续汉书·郡国志》。
[24]《水经注疏》熊会贞[按]“献帝时,凉州治冀,见《魏志·阎温》及《蜀志·马超传》。”
[25]《三国志·张既传》;又《通典》:“魏、晋并置凉州,理武威,盖建安十八年省凉州,后魏文帝复置州于此而晋因之也。”
[26]《晋书》志第四《地理上》。
[27]《晋书》列传第五十六《张轨传》。
[28]《晋书》志第四《地理上》。
[29]《晋书》列传第五十六《张轨传》。
[30]《晋书》列传第五十六《张轨传》。
[31]《晋书》列传第五十六《张轨传》。
[32]《晋书》志第四《地理上》。
[33]《晋书》列传第五十六《张轨传》。
[34]《晋书》列传第五十六《张轨传》。
[35]《晋书》列传第五十六《张轨传》。
[36]《晋书》列传第五十六《张轨传》。
[37]《晋书》列传第五十六《张轨传》。
[38]《晋书》载记第十三《苻坚传》。
[39]《中国大百科全书·中国历史卷》。
[40]《晋书》卷一百二十二《吕隆传》。
[41]《南齐书》卷五七《魏虏传》。
[42]参见《魏书》志第七《地形二下》。
[43]《隋书》志第二十四《地理志上》。
[44]《隋书》志第二十四《地理志上》。
[45]《隋书》卷五三《贺娄子干传》。
[46]《隋书》卷八四《突厥传》。
[47]《隋书》卷五五《乞伏慧传》。
[48]《旧唐书》卷五五《李轨传》。
[49]《旧唐书》志第十八《地理志一》。
[50]《旧唐书》志第十八《地理志一》。
[51]《旧唐书》志第十八《地理志一》。
[52]《新唐书》志第三十《地理志四》。又《元和郡县图志》:“白亭军在姑臧县北三百里,马城河东岸。天宝十年(751)哥舒翰改白亭守捉为白亭军。”又《大清·一统志》:“白亭军在镇番县北”。
[53]《新唐书》志第三十《地理志四》。又《元和郡县图志》:“明威戍在姑臧县一百八十里。”
[54]《新唐书》志第三十《地理志四》。
[55]《全唐诗》卷二九八,王建《凉州行》。
[56]《全唐文》卷七三四,沈亚之《对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策》。
[57]《新五代史》卷七四《四夷附录·吐蕃》。
[58]《新五代史》卷七四《四夷附录·吐蕃》。
[59]《新五代史》卷七四《四夷附录·吐蕃》。
[60]《宋会要辑稿》方域二一,“西凉府”条。
[61] 陈守忠《河陇史地考述》,兰州大学出版社,1993年,225-237页。
[62]《宋史》卷四九○《回鹘传》。
[63] 戴锡章《西夏纪》,宁夏人民出版社,1988年。
[64] 戴锡章《西夏纪》,宁夏人民出版社,1988年。
[65] 戴锡章《西夏纪》,宁夏人民出版社,1988年。
[66]《宋史》卷四八五《夏国传》。
[67]《甘肃武威发现一批西夏文物》,《考古》1974年3期。
[68] 参见《新元史·尕儿赤传》。
[69] 参见《元史》卷六《世祖纪》。
[70]《明史》列传第一百九十七《李自成传》。
[71] 参见《清史稿》卷○六四,志三十九《地理十一》。
[72] 乾隆《重修肃州新志·肃州·屯田》,乾隆二年刻本。
[73] 参见乾隆元年,甘肃巡抚刘于义《为请定甘肃屯田善后事宜事奏折》,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kz·i。又见乾隆《镇番县志·户口·柳林湖》,第560号。又见《清史研究》2004年第一期,赵珍《清代西北地区的农业垦殖政策与生态环境变迁》,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。
[74] 乾隆《镇番县志·田亩·柳林湖》。《五凉考志六德集全志》本,简称《五凉全志》本。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印行,《中国方志丛书》华北地方,第560号,1976年。以下均标明号数。
[75] 乾隆七年四月二十六日,甘肃布政使徐祀《为请免柳林湖等地屯户借欠钱粮事奏折》,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kz·i。
[76] 常钧《敦煌随笔》卷下《屯田》。《西北史地文献》卷23。见中国西北文献丛书编辑委员会编《中国西北文献丛书》,兰州古籍书店影印出版发行,1990年。
[77] 乾隆《镇番县志·户口·柳林湖》第560号。
[78] 道光《镇番县志》卷三《田赋考·户口》。道光五年刊本。
[79] 乾隆元年,甘肃巡抚刘于义《为请定甘肃屯田善后事宜事奏折》,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kz·i。
[80] 乾隆《镇番县志·附则·柳林湖附》第560号。
[81] 乾隆《镇番县志·田亩》第560号。
[82] 乾隆《镇番县志·风俗》第560号。
[83] 乾隆《镇番县志·士农工商执业》第560号。
[84] 乾隆《镇番县志·水利图说》第560号。
[85] 乾隆《镇番县志·建置崇文社碑记》第560号。

 
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民勤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其他本地历史信息

电话:18809351800 传真: 邮箱:9092216@qq.com
地址:民勤县民百市场中巷 邮编:733399
Copyright © 2004-2018 民勤县金漠在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京ICP备09021873号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